天气

轨道学院的军训生活  铁工1902裴笑尘

2019-12-04 20:10


轨道学院的军训生活

      靠在超市门前的躺椅上,细细地品着沁出独特茶香的碧螺春,不断从茶杯中扑出来的热气不由得让我低头看了看杯中打转的茶叶,静默的抬头望了望黛色的天空,偶尔间会有几粒溢出的清脆鸟鸣,瑟瑟秋风,拾起纷落的枯叶,轻轻抚过我的脸颊,而后携着我的目光,遥遥远去。

    如果说大学是一台戏,那么军训便是戏颇为精彩的一幕。为期十二天的军训,苦不堪言,从开始的军姿站立、齐步走、踏步、正步到后来的军体拳、警棍盾牌操、匍匐前行等动作,要求和所消耗的体力也都在层层递进,稍有怠慢,就是劈头盖脸的训斥,附加着更多的体能训练,也恰恰是这种严厉,让我们更加严格要求自己。

    如果说最辛苦的时间段是什么时候,莫过于每天的凌晨。在当时,厌极了每天凌晨五点,对于我来说是困难的,费力地睁开朦胧的双眼,近乎是闭着眼睛洗簌叠被子,出了宿舍门,瞥了漆黑的天空,嗯,天也没睡醒,昨夜的路灯仍在孜孜不倦地继续着它的工作。出完操之后,眼前才渐渐明亮起来,吃过早饭,又是一成不变且枯燥的队列练习,熬过了肌肉的酸痛、教官的训斥,拖着发软的躯体回到寝室,为了不拆费尽心思叠的方块被,宁愿不盖。这样的生活,以后也不会有了。但是,在痛苦中也夹杂着快乐,部队中有各种被我们玩坏的台词就成了我们最大的乐趣,军训深刻让我感受到,当兵的人所拥有的那种勇敢、血气方刚、自信与盎然的朝气,这种自信已经化为一种力量,是一种能在困难时给予我们动力的力量。

    军训的生活,虽使我们暗暗诉苦,但毋庸置疑的是,它着实锤炼了我们,也许军训正如我手中的清茶,教官将之赠予我们,当我们将其喝下不胜其苦的时候,教官却已收拾好茶具。默默离开,而此时,一股股的清香会慢慢涌出鼻腔,使脑海荡起涟漪。

    遥看依旧挂着横幅的主席台,在他面前,不止一次地抱怨过,不止一次地泄气过,却不曾想过,没有了悬崖的山,便失了一分险峻,没有了骇浪的海,便失了一分壮阔,没有了磨砺的海,便失了一分寒香,现在的我,无比怀恋当初,那立于太阳之下的巍峨军姿。当汗水顺着脸颊换换滴落时,内心除了烦闷,亦有一份隐藏的满足,那时的齐步、正步、跑步,从一开始的零零散散,到后来的整齐划一,我们付出的又岂止汗水?我们得到的又岂止掌声?那时我们面对朝阳肃而的敬礼,又何尝不是对于内心梦想的暗暗诺徐?

古之立大事者,不惟有超世之才,亦有坚韧不拔之志,大学的军训很苦很累,但这是一种人生体验,战胜自我,锻炼意志,它已经成为一种宝贵的难得的经历,刻在我们的记忆之中,成为我们心中不可磨灭的一部分。



铁工1902裴笑尘


全站搜索